黄冈小状元》 暑假请你也下课吧

  暑假到来,各地又在抓学生减负,禁止给学生补课、布置作业负担过重等。贵州严禁中小学校暑假期间补课,并公布中小学违规补课举报电话;四川省教育厅发布《四川省中小学减负“十严十不准”》,要求不准布置超时超量的课外作业。

  看着各地严打超量暑假作业,不知道广州的情况如何?就我身边的一些案例而言,有的中小学确实已经告别了“书面作业”,改为社会实践、科普阅读等“软性作业”为主。但也有的学校还是很“执着”——放假的当天,孩子们就一脸绝望地领着厚厚一沓《黄冈小状元》等习题集、试卷回家了。这样的暑假,简直是灰色的。

  中小学需要课业减负已是社会共识,教育部早在2013年就发布暑期工作通知,明确禁止为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布置课后书面作业。但这么多年来,执行情况并不尽如人意。本来上课期间压力就不小了,暑假就是应该好好放松,在常常要论斤称的试题集里,暑假哪还有什么放松可言?

  暑假作业本身的意义、效果也得打个问号。一些暑假习题集本身就粗制滥造,一看就知道是东拼西凑、形式单一的应付之举。还有很多学校对暑假作业其实并不重视,写了两个月,老师不过批一个“阅”,不知道会不会一道题一道题地批改?

  至于有的家长担心一些学校私下布置作业,造成偷步抢跑或不公平竞争,这就要看家长自己的教育三观正不正了。须知求知是一项长跑,尤其是眼下终生学习的能力比一纸文凭更加重要,与其不断加压让孩子产生厌学情绪,不如以启发式的教育,培养孩子自主学习的习惯。很多家长其实也不用担心有的学校偷偷加压,据我观察,一些知名中小学在作业减负上反而是走在前列的。比如去年寒假,省实附中的学生们只领到一张薄薄的《寒假自主学习指引》,不同年级有不同内容。如初二年级就包括跳绳、仰卧起坐、看体育比赛等;广大附中的寒假作业就是要学生们向外乡客人讲述“沙湾飘色”所见所闻,用简短的文字向海内外的朋友介绍一道自己最喜欢的粤菜;东风东路小学曾布置了一道寒假实践作业“童心看职业”,让学生亲自观察不同的职业,让学生理解社会责任、找到职业兴趣等。

  适当留作业,可以检测孩子的知识掌握情况,提高应考能力。但作业过多过滥,却可能起到扼杀兴趣、打击热情的反面效果。寒暑假作业更是应当精简、转型,与其让《黄冈小状元》们占满孩子们的寒暑假,不如让他们在快乐和自由中学会自主自理。(张涨)